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短裙嘉明
短裙嘉明

嘉明是刘泰的班主任,人很美,有时也喜欢着短裙,是学校的学生女神。而刘泰是一个很肥,受人排墆的学生。

  嘉明是很多人的性幻想对像,当然刘泰也不例外。但这只会是幻想摆了,幻想多了,也想去实体实行,实行否了,怎么担?偷规是也。刘泰也会在嘉明穿短裙时,使出浑身解数,总之要偷窥到,越清楚越好。

  有一次开家长会,嘉明穿着一条米色底黑格间短裙,因为刘泰考得成绩好差,他表面上很不好意思地靷身,但实际上他借不好意思的动态去靷身偷看嘉明短裙下的内裤,看他的角度,一定看得很清楚。

  又有一次他罚留堂,嘉明穿着一条浅蓝色短裙,刘泰故意掉了擦胶在地上,等嘉明行过时伏身去拾, 于是又观赏了一翻。

  嘉明倒是二十头的少艾,也有生理影响,也有时受不了荷尔蒙的影响,自己故意做一些很危险的动作去走光,事后又后悔,很茅盾。

  譬如有一次考试,她穿着一条白灰底黑格连身短裙,有台下的椅不坐,偏偏要把椅拉到路中心,在没遮掩下才脚坐,刘泰位很好,正在那路边的位,看得清清楚楚,那次当然也有其他人看到,好像说那次穿的底裤还很薄呢。

  其实,嘉明也很怕这些自毁的行径会害了自己。

  刘泰考得真的很差,半点改进也没有,身为班主任,又罭满腔热诚的嘉明便说要帮刘泰课堂后补习。

  刘泰对幻想,对偷窥已经很厌倦,知道这可能是机会了。

  他开始时在学校补,过了数堂,待嘉明戒心少了,便向嘉明要求试试到他家中补,又话多些书参考,又说舒适些,胡说一通。其实已计划好要侵犯嘉明。

  嘉明其实也有警惕,但戒心少了,而且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又想中 学 生又不会太胡乱什么来吧,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顶多被迫脱去一些,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自毁一下也不怕吧,于是便应承了刘泰。

  终于到了上刘泰家的那一天了。刘泰等了这一天很久了,其实也把摄录机准备好在房里以备不时之需。

  在路上,刘泰不时偷手嘉明的上身领口,等待看那走光的一刻,在走上楼梯时刁故意让嘉明先行,然后从后偷看嘉明的裙下春光,距离超近,看得那胸围和底裤好不清楚。

  「MISS WONG,呢度就系啦」刘泰打开了自己家的门,请穿着那条白灰底黑格间短裙的嘉明入去。

  嘉明感到有点不对劲,但在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又想「中 学 生又不会太胡乱什么来,最多是偷偷窥而已。」也就压抑了不安的,走人的念头。

  「唔该。」嘉明低声而又有礼貌地说后便踏入了门,也踏上一条不归路。

  「入我房呀,我拎茶入泥。」刘泰说。

  「好的。」嘉明便入了那将会令她失去二十七年贞节的刑房。

  嘉明看了看,犹豫坐在那里,在受荷尔蒙的和自毁想法的影响下,心谂「入到泥刘泰都系想便我一些便宜,他这些日子也是听话,就便宜一下他吧。坐在他的床上,让他幻想一下吧。」随着嘉明便坐上刘泰的房床上。

  刘泰开了收音机,把音量较大,以便若果要侵犯嘉明时,把呼叫声遮盖。也摇控开了摄录机,开始拍摄可能发生的事。

  他拿着茶入房,看见嘉明竟坐上自己的床上,便想「是机会了。」他立即低章地把水倒在嘉明的短裙上。

  「呀~。」嘉明叫了一声。收音机的声音真的把呼叫声遮盖过了。

  刘泰心想「好,传不了呼叫声,今次食硬你嚂MISS WONG。」「对唔住呀MISS WONG。我帮你抹。」便随即拿了纸巾,住嘉明的大腿内侧抹下去。然后往上向阴部压上去,亲密地爱抚了嘉明的阴部三下。

  嘉明来不切思考发生什么事,刘泰已转到嘉明的后面,从后用阴茎压着嘉明的臀部,在擦!不断地擦!

  然后,左手向上揉搓嘉明的可爱的乳房,时而轻抚,时而搓捏。

  右手便伸到短裙内有所动作,是用手指扫嘉明的大腿内侧?是用手指隔着内裤按压着嘉明的阴蒂?还是已经将手指伸入了嘉明的内裤里放肆意地擦弄着嘉明的阴唇和阴道?他的手还不断地在嘉明裙底继续动,弄了良久,到拿出手时,手指沾满了嘉明的爱液,不用说了吧,刘泰当然三样都做齐!

  「看啊!这是什么东西来的?」刘泰故作惊奇地嚷着。刘泰的语气令嘉明不禁好奇地张眼观看。只见刘泰把手从她的裙底抽了出来,放到她面前。虽然从窗透进来的光线不太强烈,但 嘉明可以清楚地看到刘泰的手指尖沾有一些透明黏液。不问而知,嘉明在兴奋时,阴道不自觉分泌出大量润滑爱液,并沾湿了自己的内裤和刘泰 的手指。

  嘉明很咀然,也很羞辱,自然反应便把身体扭动,企图挣开刘泰,刘泰却反而把猎物愈抱愈紧,他的兽慾也愈加高涨。

  刘泰不断发出呻吟声。他见嘉明无法动弹,便乘机轻吻她的粉颈及耳珠,使嘉明不禁产生异样感觉。

  「MISS, 我谂要补补性教育呵。」

  「补性教育?」嘉明细气地说。

  「MISS, 我谂要补补性教育。教我呀。」

  一点点的自毁想法在原本挣扎中的嘉明的脑海焛过,又在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心想「中 学 生又不会太胡乱什么来吧,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我也是作为教师去帮学生,是好的。也便宜一下他吧」反抗又被压抑下去。嘉明便闭上眼睛,当作什么也看不见,任由刘泰的手伸到短裙内继续爱抚自己的阴部。

  刘泰的手指又再伸入了嘉明的内裤里放肆意地擦弄着嘉明的阴唇和阴道,按压着嘉明的阴蒂,嘉明继续闭上眼睛,继续当作什么也看不见。

  一段时间后,刘泰玩厌了擦弄,按压,抚摸。要升级淫辱行为。

  「MISSWONG,我可唔可以除你D衫?」刘泰问。

  「下?除衫?」

  「系啊,我想知道女人的身体系点样。来吧MISS,俾我看看,看看而已。」又在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心想「中 学 生应该不会太胡乱什么来吧,最多是偷偷窥,手多多一点,顶多脱去一些。我也是帮学生而已。好吧,就便宜一下他吧。」嘉明便问「你净系想除泥睇下?」

  刘泰「缩然起茎」地答「系?~。」但答得有点不肯定。这刘泰也很狡猾吧。

  「你想除几多?」

  「除晒。」

  「下?除晒?」

  「系,我要睇你全相呀MISS。」

  「全相?」

  「冇错,系全相。」

  「不可能吧,这远远超出了预期。」嘉明心想。

  但再在嘉明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和荷尔蒙的影响下,又想「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中 学 生,应该不会太胡乱什么。况且又唔系要求做爱,佢又应该未有精射住,也都算安全,自毁一下也不怕吧。」于是又再三应承刘泰,但这倒是出轨的答案,便害羞地低声说「咁你除啦,但系只可以除,要温柔些。你明唔明?」「好!可以除MISS D衫。」刘泰冇正面回答只可以除而不动。想想?美人当前,刘泰又怎会只看不动?

  刘泰很兴奋,美肉在前,是时候享受一番了。

  他爬在嘉明身上,狂吻她的面颊;他又转到嘉明腿间,用手掀起了嘉明的短裙,露出了嘉明那紧包着阴部的纯白又超薄的内裤,显出阴阜的轮廓和中间阴毛黑色的一印。阴毛也在超薄的内裤边缘绽了出来。

  刘泰色迷迷地看着,用鼻又顶又索嘉明内裤紧包着的阴部,又用手抚摸援楚。使到嘉明湿了。

  「好幼滑的大腿啊。」见嘉明没有抵抗意识,刘泰便肆意抚摸她的大腿内侧,又把手指游移到大腿尽头,隔着内裤又再抚摸嘉明的下体。

  之后,刘泰双手伸入了短裙内部上端,手指头箍着内裤伊裤头橡筋,向下小退了一下,嘉明慌了一慌,原本想制止,但敌不了荷尔蒙的和自毁想法的影响,又由得刘泰继续享受自己。

  刘泰见嘉明没反抗,便把开始把内裤一下-下地卷脱下来了。

  这事实最终都发生了。嘉明的阴毛,阴唇,那刚刚被刘泰擦弄,按压,抚摸过的阴蒂和阴道,也就是整个阴部都近距离活现在刘泰的眼前。

  黑的阴毛分布适中,阴毛里头隐见那道鲜红的阴唇附近,已然流出不少甜美的蜜汁,在闪耀着性感动人的光泽。

  内裤一直被卷下到膝盖,小腿,脚跟,最后被退出和遗弃。

  刘泰伸手抓住了嘉明的白彻的足踝,然后把大腿分开,让自己可以细赏嘉明大腿的根处,那幼嫩的,从未被其他男性涉足过,更不用说如此近距离欣赏过的阴部。

  「好可爱呀,阴唇粉红色咖,多谢你呀MISS WONG,俾我睇到你呢个咁靓阴唇,好清楚好靓呀,我一定记住佢,唔会忘记,第时一谂就回忆到。我一定成日温习咖。你会帮我咖呵?」刘泰的说话,直程是不堪入耳的淫语。 没法把耳朵掩盖,嘉明只好再把眼睛闭起来。

  刘泰又用手指拨弄她的 阴毛,使嘉明阴部有种奇特的痕痒感觉,酸软的双脚无意识的轻晃着。

  刘泰的口向嘉明的阴部越哄越埋。

  「啊~~」嘉明突然惨叫一声,原来刘泰直接用嘴吻上去嘉明的阴部,在吸啜嘉明的阴蒂!又用舌头舐,舐啊舐,像狗一样用舌头来回舐舔她的阴毛,更慢慢递到阴道附近,舔乾她的蜜汁。然后,刘泰伸出手指慢慢拉开嘉明两边的阴唇,一个鲜红的娇嫩阴户立时显露,刘泰霎时之间感到自己心脏强烈地跳动,肮脏的舌头已插了进去。

  「呜……唔……唔……」嘉明感下体尤其痕痒,竟然业刘泰产生了性慾,娇柔的胴体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嘉明一想到身己从未被涉足过的阴部被刘泰这样无礼淫秽地玩弄着,泪水随即流下。

  「这是阴蒂,唔,唔……」刘泰在吸啜又吸啜嘉明的阴蒂,嘴唇已完全经包紧了嘉明整个的阴部,在算着地说道。「MISS WONG,你的阴部好靓,好好味啊。很好很好,阴道开始流水了」刘泰淫说。

  嘉明很羞辱,很想叫停,但又心想:「顶多再被迫脱去一些,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由得他继续脱吧。」脱去了嘉明的内裤,刘泰把视线转移到嘉明上身,先伸手到嘉明背部,拉下她连身短裙背后拉链,把连身短裙上身部分从前面徐徐拉下,终于看到嘉明的性感胸围,还有那醉人的乳沟亦清晰可见。

  刘泰欣赏了四~、五秒~,不禁淫笑起来,并伸手到嘉明背部,解开胸围扣,脱下她的胸围。看见娇嫩而又丰满的胸脯,刘泰顿然食指大动,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的乳房,又用手指搓捏两粒乳蒂。其后,口也不安份地吸啜嘉明的乳房,留下片又一片的口水!!嘉明的乳房虽然不太大,可是曾过刘泰的搓弄后,迅速膨胀起来,乳尖亦开始变硬,并由 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 刘泰有点恶劣的笑着,手不停着捏揉着嘉明软热的酥胸。

  「真是好玩的东西啊!乳房形状都是那么棒的!!」刘泰不住地说。嘉明的情慾神经被刺激着,早已浑身麻痹、头昏 脑胀,大概也听不清楚刘泰对她的赞赏。

  最后,刘泰把嘉明的连身短裙都从上身脱去了,净下的就是全裸的嘉明,而嘉明的全想也被刘泰全收眼底,过程也被刘泰预先准备好的摄录机清清楚楚地拍了下来。

  刘泰忽然停了下来。 「完结了吗?」嘉明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张开眼睛察看。却只见刘泰正在脱裤,露出早已充血勃起的阴茎,再无知的嘉明也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怎样自毁想法的驱使也应停下来吧,但没有!茅盾地,嘉明很怕这些自毁的行径会害了自己,也很性今天会应验。

  刘泰问「MISS呀,夫妻点样做爱咖?」

  嘉明知道已经到了底线,一口便说「我们不能做那些夫妻仪式!!」「咁我唔知道真正夫妻仪式是怎样了。」刘泰假装失望地说。

  「我地唔可以交配架。」

  「MISS呀,真正夫妻仪式是怎样的?」刘泰又问。

  「我唔知呵,唔知呀,唔知呀。」

  「要插入去咖,系咪?」

  「唔得,你唔可以插入抬咖,呢样?,我净系可以俾我老公咁做。」「真系唔得?」「唔得,你已经好过份,我唔可以再让步。」

  「咁系阴部上面擦呢?你唔讲,我唔讲,冇人会知咖」「咁咪即系用阳具直接系阴部上压擦?唔得,你好过份呀~」「MISS WONG, 你咁样我会谷得好辛苦,泥啦,俾我系上面擦啦,我真系好想呀。」自毁想法的驱使又把嘉明推向危机,心想「都来到这个地步,自己不讲,他不讲,没人知吧。自毁一下也不怕吧。也是帮学生而已。好吧,就又再进一步便宜他吧。」于是又再三应承了刘泰说「你都好过份,我由头到脚都俾你搞过晒,今次系阴部上面擦系最后咖啦。」「好?,咁我泥噜MISS WONG。」刘泰便马上抬起嘉明一双白彻的美腿,把大腿分开,打开了嘉明大腿的根处,然后用阳具直接系嘉明阴部上压擦。兴奋地用阴茎和阴囊磨擦着嘉明的幼嫩阴唇,限剌激着嘉明的阴蒂,使嘉明又不禁产生异样奇特的痕痒感觉。

  刘泰阴茎龟头上的分秘不断渗落在嘉明的阴唇阴道。

  「好正呀MISS WONG,好正呀MISS WONG!!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多谢MISS帮我补性教育呀,我睇到你个阴唇好清楚好靓呀,好好味啊。

  直接系你阴部上擦,原来好滑咖」

  「得未呀刘泰?你原先话净系睇,而家由头到脚都俾你搞过晒,仲系上面擦咁耐,我好辛苦呀。」「好辛苦?,不过MISS你好湿喎。」

  突然,刘泰加快了压擦嘉明的速度,自言自諨道「要射你喇MISS,要射你喇MISS,泥喇!」随即便向嘉明喷射出大量稠密的精液,落在嘉明的肚皮和乳房上。

  这再三远远超出了嘉明的预期。嘉明很惊慌。「只是射精而已,又不是体内射精,还不是做爱,也只要自己还是处女,自毁一下也不怕。也是帮学生而已。

  自毁想法还未连累自己。」嘉明安慰自己在想。

  另外一边刘泰看到嘉明这充满诱惑的美态,怎能不血脉沸腾,怎满足于只用阴茎和阴囊磨擦嘉明?当下便决定要好好地对她进行彻底的蹂躏。

  刘泰停了下来~。一面把自己的精液在嘉明身上涂开,一面问「MISS呀,你觉得点呀?」「下?咩觉得点呀?」

  「舒唔舒服呀?」

  「我,我唔知呀。」嘉明面通红得很,因为已经被刘泰搞得差不多要泄。

  「我想问,都来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够收科吗?」刘泰急促而又兴奋的口问对嘉明说。

  「收科?」

  刘泰又阴森地道「难道你的男朋友知道你这样被一个自己的学生除晒衫裤,系学生的屋企,躺在学生的床上,俾佢睇晒全相,用手用舌用鼻用阴茎顶过掂过抚摸过全身,又用阳具直接系自己阴部上压擦过,揉蔺过,他还会和你在一起吗?」嘉明慌忙地问「你想点呀?我己经俾你睇晒,你仲唔满足?你唔好话俾我知你要同我做埋爱先心悉呀?你咁样太过份啦!一步一步咁步步进迫。」「MISS WONG,唔差在呢一步啦。你唔讲,我唔讲,冇人会知道。不过你唔做呢,佢就知啦。」说完,刘泰又再兴奋地用阴茎和阴囊磨擦嘉明的幼嫩阴唇,使自己在龟头剩下的精液都擦在嘉明的阴唇上。

  又低声自语「你这样美,每个男人见到你,都有冲动想将你蹂躏。系时候做爱啦MISS WONG!!」嘉明知道来到这一步,什么痛脚也被刘泰捉住了,是反抗不了,是很难逃出刘泰的跨下。而且自己从未被这样挑逗过,已经产生强烈反应,下体还分泌出大量爱液。无比的屈辱感使嘉明感到很羞耻,但在那一点点的自毁想法的驱使下和荷尔蒙的影响下,嘉明很想尝尝做爱的感觉,欲罢不能。

  「MISS,我地实体去体验呢堂性教育啦!! 我地要做最终极?夫妻交合仪式啦!!」刘泰阴森地道说完便将嘉明一双美腿高高抬起,而嘉明郤又再次闭上眼睛,继续当作什么也看不见。跟着刘泰把自己很粗很粗而又畸形的阴茎伸向嘉明的阴部,嘉明自毁的行径终于害了自己唉。

  刘泰的龟头这时直推向嘉明的阴道,绽开了阴唇,因为嘉明下体早已湿滑,因此刘泰很容易便把阴茎插入嘉明的阴道。

  刘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努力的撑开温暖的肉壁,并且细细的体会摩擦过嘉明阴道里面折皱的感觉,而嘉明的阴道,也相向地,一阵又一阵的收缩着,也许是想抗拒刘泰畸形阴茎的侵入,紧紧的夹住刘泰畸形的阴茎,可是却带给刘泰更高的快感。

  刘泰强行再深入,用笨顿的腰一推,肥厚屁股一顶,也就用粗粗而又畸形的阴茎绽破了嘉明的处女膜!!

  「呀!」刘泰满足地叫了一声,心想「成功了!」嘉明感到下体一阵刺痛,知道已失去了宝贵的贞操,于是努力扭动身体挣扎。但刘泰站在有利位置 ,加上其阳具又早已全部揪入了嘉明体内,她的挣扎不但未能摆脱刘泰的侵犯,其动作反而帮助刘泰刺激着性器官,使他更觉兴奋。

  跟着,刘泰当然再纳没整条阴茎系阴道里面,再深入肏,到顶,有咁深得咁深。

  最后刘泰「啍」一声满足地淫笑了一下后,便抽插起嘉明了。

  畸形的阴茎在嘉明的阴部出出入入,出出入入。

  如今,嘉明只好就范,任由刘泰为所欲为。

  刘泰知道嘉明只就范了,便非常粗暴地做着抽送动作,作为发泄,说着「MISS WONG,终于…破…你…处女身啦,得到你宝贵…贞操啦,不过我唔系净系今日同你补性教育,而系以后日日都要日日都做爱,同你交配,日日做最终极…夫妻交合仪式呀!!」「下?日日?」嘉明惊忙地道。

  刘泰淫笑了一下「梗系啦,日日放学后就要来我家同我做爱,仲要唔带避孕套…,至少要体内射精一次,最最最亲密……交合,日日都做爱,哈哈哈哈哈,好正呀!!」然后又继续抽插嘉明,「你咁样唔系想俾其他人知你俾我骑呀麻?放学后日日都做爱,哈哈哈哈哈。」刘泰说完后又继续将阳具在嘉明的阴道内出出入入,出出入入,不继地地引发向嘉明第一次的施射, 而这时刻也不远了。

  这时,因为嘉明本属处子之身,私处未尝为他人所开拓,阴道狭小,内壁娇嫩,如今突然遭粗壮 硬物侵入,不单处女膜给弄破,更由于刘泰的阳具与阴道内壁剧烈摩擦,使她阴道内壁受到严重伤害。

  刘泰猛烈的动作虽然偶尔带给嘉明在性交时所产生的快感,却掩盖不了嘉明阴道受伤所产生的阵阵疼痛。

  嘉明不禁流下泪水,眼红,面红,阴部也红。

  嘉明被刘泰推到「唔唔」声,刘泰的春子一下下地随着抽插打在嘉明的臀部上,咑咑声。

  刘泰觉得占有了一名纯洁的老师,心中充满成功感,刘泰便更加倍猛力抽插嘉明的下体。

  刘泰不继地抽插着嘉明,不继地抽插,抽插再抽插,五百下,一千下也过了,还是不继地抽插。

  「要射精啦,要射啦,好正呀MISS WONG,好正呀MISS WONG!!

  」刘泰抽插着嘉明地说。

  「唔好呀,唔唔,呀,唔好呀,停呀。」嘉明无助地求刘泰。

  「叫我老公啦,我就射系出便。呀呀呀,叫啦,叫啦!!」刘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又环抱着嘉明的小蛮腰压向自己,以插得更入。

  「唔好呀,求下你唔好呀」

  「叫啦!!就射啦,就射啦」

  嘉明清楚知道刘泰不会守诺,但绝望中,罭有选择吗?有迫不得已下,嘉说了「老公,老公呀~。」「MISS WONG,你话系我老婆咖。」刘泰得戚地说。

  「呀~,求下你放过我啦。」

  「老婆同老公做紧爱呵, 好正呀MISS WONG, 好正呀,我地做紧夫妻之仪呀。」「唔好射入去呀。」

  「MISS WONG,MISS WONG呀,我破…你…处女身啦,得到你宝贵…贞操啦,好正呀。」刘泰还抽插着嘉明,不打算放手。

  六千下也过了, 还抽插着,刘泰粗大的畸形阴茎皮继续紧贴压绽着嘉明的阴唇,茎头磨擦着内裹的阴道G点。

  「唔好射入去呀。」

  「MISS,唔系喎,唔系至少要体内一次射精咩?哈哈哈哈哈」刘泰淫笑着说。

  接着,嘉明感觉到刘泰全身抽搐,然后是刘泰达至高潮时从喉头所发出的呻吟声,刘泰向嘉明施射了,他的阴茎在嘉明阴道内喷射出大量稠密的精液,精液很快灌满嘉明的下体,多余的便从阴茎和阴道口间的缝隙流出。

  高潮过后,刘泰软倒在嘉明身上,嘉明亦感到体内刘泰的肉棒慢慢软下来,但却仍然一下一下地跳动着。

  稍后,刘泰把阴茎留在嘉明的玉体内睡了。遗留在嘉明体内冰冷秽液则连同处女膜破裂及阴道内壁受损时所流出的血丝徐徐从裂缝流出,留下一大滩浅红色的混浊黏液在床单上,还有就是嘉明的淋漓香汗。

  嘉明也很疲累,也睡了。

  刘泰醒后,发觉还自己的阴茎还插着美人的班主任-嘉明,便慢慢在嘉明体内硬直起来,出出入入,又抽插起嘉明了。嘉明因刚刚的虚耗原本昏了过去,迷糊的,嘉明被刘泰抽插的动作弄醒了。

  嘉明没有抵抗意识,嘉明的情慾神经被刺激着,浑身麻痹,她似为自己在发梦,不是真的和刘泰做爱,也受不了荷尔蒙的影响,把自己的阴道尽情地收缩。

  阴道的狭窄也令刘泰兴奋不已,刘泰就捉紧她的腰,阳具在她阴道内就飞快地抽插,务求每一击都给发狂的嘉明被征服感。

  此时,刘泰用舌头,围着嘉明勃起的乳头由上向下舔。 用舌头舔的同时,手指以同样的动作,正放肆地捏弄另一个硬挺得像小指似的粉红凸处。嘉明无法抵抗的任由刘泰爱抚着,只觉羞辱,胸部异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自在。

  嘉明僵硬的身子开始变软,浑圆的臀部随着手指的抽插而摆动着,喉咙不停的呻吟,似要将缠绕神精的快感拨开,腹中一股快意渐渐升起,嘉明快速的摇动着躯体,想将它泄出来。

  而嘉明也不停摇头狂呼「噢噢噢噢噢噢!我泄了!我死了!啊啊啊啊啊……我……啊……呀……我不……不行了……啊啊啊啊呀。」

嘉明泄了,忽然身体一阵痉挛,下体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阴部不断收缩。

字节数:16785

【完】

友情链接